头像

流氓双龙镇政府你敢把2014年6月17日至7月10日违法拘禁我现场视频公开吗?

作者: admin ⌂ @, 发表于: 星期日, 二月 18, 2018, 20:54 (656天前)
编辑: admin, 时间: 星期四, 二月 22, 2018, 20:06

2014年6月6日,我在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乘坐了一趟到“上为中央分忧 下为百姓解愁”到专线车,被北京市政府交由四川省政府押回。次日下午6点左右,将我固定在沙溪派出所老虎凳上,由阆中市信访局局长王杰元、双龙镇相关政客恶意串通,欺凌至凌晨零点左右,押至阆中市拘留所拘留10日。
拘留10日期限满后,又遭转至阆中市花果山光荣院(养老院)黑监狱内,抢走我随身私有财物、证件、等,由双龙镇政府、阆中市信访局局长王杰元、阆中市人大主任黄凤林、无名之辈的袁光权、人大代表李茂润、双龙镇党委书记屈英、等流氓政客欺凌,还有就是所聘请的流氓打手,一个姓李,另一个姓王,该流氓打手与我交流时称,在西藏都敢同藏蛮子用刀对砍,你何大才算什么,我要吃你的肉,我要叫你失踪;
其中,2014年7月3日,阆中市人大主任黄凤林带领流氓打手,以及众多流氓官员到我被拘禁处找我谈话,在谈话的过程中,我记忆力衰退,想用笔记下来时,流氓人大主任黄凤林命令两流氓,给我打,只要不打死了,我承担责任。随即流氓们动手打了我两耳光,全程不允许我说一句话;
另外,阆中市司法所所长也来凑热闹了,他要同我交流,我只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把这层法律关系弄清楚了,我们再谈,其回答,非法拘禁问题不大,我看你有牢狱之灾后,就留了;
听说,后来该司法所所长又打电话给我老家亲人,要求请律师。我老家亲人不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至我被非法拘禁地后,打110报警后,110警察到场,连我老家亲人一起反锁在黑监狱里,登记后就走了。找阆中市公安局也不管,找阆中市检察院也不管。流氓政客们辱骂、恐吓的我老家年近80岁父母亲老泪纵横,恶意串通我老家亲人后,于2014年7月9日,强迫我抄写了第一份《息诉息访协议书》后,不允许我离开。当日晚上,流氓人大主任黄凤林带领一名流氓打手,到我被非法拘禁地找我谈话,一开始就说,信访局给你20万,你不同意,我只给你15万,明天同它们两个去银行办理手续;我回答,已经给你们签协议了,我不拉牛尾巴了。
次日一早,无名之辈袁光权又带领一流氓打手,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殴打后,又强制我老家亲人到花果山农家乐院坝,强迫我签了第二份《息诉息访协议书》后,当日晚上,我才获得人身自由。
2014年7月11日,我领取双龙镇流氓政客们抢走我的私有财物,相机、手机、ipad、等,折价8200元赔款后,就逃离了流氓政客们的魔爪。
我于2014年7月14日,在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各举报投诉网站,揭露控告其流氓行政。
2014年11月28日,阆中市信访局以双龙镇政府的名义回复,“没强迫签协议 2014年8月11日”,南充市委市政府信访局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同样转发“没强迫签协议 2014年8月11日”的内容忽悠我。
对于流氓阆中市政府下至双龙场居委会强迫我签协议一事,我向中央各机构举报控告至今上万次,快满4年,拒不纠错,还将其作为解决我所诉求的万能结果。
2014年12月13日,双龙镇政府还在阆中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标题为《双龙镇2014年工作总结》中,提到“与多年到北京非法上访的何大才签订了息诉息访协议书,并做好其稳控工作”,对我进行诋毁。
在2007年末,我虽然与双龙镇人结婚,并不表示我同意将户口迁至双龙镇。
流氓双龙镇政府、等,你们明知我多年在北京反映发生在广东省的劳动保障案,我非了什么法?与你四川省政府下至双龙镇政府有什么关系?笼子里的“涉法涉诉息诉息访协议”也能算数?我做了什么事需要稳控?你们又做了什么“稳控工作”?你们如果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第127条、等,相关法律法规撤销了,我就不会“多年在北京”。
当事人:流氓四川省政府注销户口名:何大财、广东省法院判决名:冯少波、流氓四川省政府欺凌名:何大才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标签:
违法拘禁, 现场视频, 公开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