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2010年10月5日在四川省南充市阆中市看守所那32个日日夜夜

作者: admin ⌂ @, 发表于: 星期三, 二月 21, 2018, 09:37 (653天前)
编辑: admin, 时间: 星期一, 三月 05, 2018, 08:29

2010年9月20日左右,我得知中共政府开通了“民意直通中南海”,但是,网页始终打不开。同年同月25日,我在西长安街道边向警察了解此事,他告诉我“你只能通过网上提交,如果要去马家楼就等一会儿,那里有吃有住,也解决问题”。后来,登记完毕后,将我送到马家楼,由四川省驻京办转送到其内江酒店地下室黑监狱内,每天吃了几顿饭,现在真记不得了,比如,有时饭菜里没鱼肉,偶尔口里有鱼刺,这还记得。
2010年10月4日,阆中市公安局七里派出所将我从内江酒店地下室接出后,上车就给我带上了手铐,这是我今生第一次被戴手铐。后来,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休息时,吃饭都被戴着手铐。次日,阆中市公安局七里派出所直接将我送至阆中市看守所羁押,关押在104号监室。同监室的大约有8人左右,都是一些抢、斗殴的刑事犯罪人员。刚进去,那些人还没对我怎么样。第二天,站在天窗上面主持集合的狱警说我动作不规范,上访都行,这个不行,要求同监室犯人好好教我,刚解散后,在门后面,我的头部就遭受了雨点般的拳头猛击。第三天,可能是看到我有异常反应,改为猛击我的左胳膊,后来,可能是打累了,只要求我给它们端水冲厕所,每天平均大约端60盆水左右。
刚进看守所,我一直都没被子盖。我从广东省到北京时,只适合穿单衣,四川省当地的天气非常寒冷。大约时隔半月后,同监室新来一名比较小的犯人,让我与他共用一床被子。
2010年11月6日,我被送到阆中市花果山光荣院(养老院)偏僻角落黑监狱里监视居住,一个月后,又劳动教养了我一年(所外执行)。
临走时,我连一张返回的车票都没要到。狗屁信访局局长 王杰元 ,还不知廉耻的说还有更厉害的。
流氓四川省政府下至双龙场居委会,故意违犯1996年3月17日修正的(当时实施)《刑事诉讼法》第83条“应当按照管辖范围,立案侦查”、等,多次无故将长期居住在广东省与北京市的我押至假户口地故意伤害(我虽然与双龙镇人结婚,并未同意将户口迁至双龙镇),其行为已经构成犯罪。
至今,我的左胳膊与头痛都未痊愈。遇到天气变化,腿关节也痛。
当事人:流氓四川省政府注销户口名:何大财、广东省法院判决名:冯少波、流氓四川省政府欺凌名:何大才
中国劳工控告在线
[image]
[image]

标签:
看守所, 日日夜夜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